W020170515353439080450.jpg
狮子林设计师 倪云林的洁癖
2018-08-17 08:49:00  来源:现代快报  作者:苏广  
1
听新闻

  苏州诸多园林中,狮子林最为奇幻。清清瘦瘦的太湖石,垒成无限的生动与绵延,怎么看都像是一幅名画。赋予这些冰冷石头以灵气和生命的,正是狮子林的首席设计师、大画家倪云林。

  苏空头、刁无锡,两地人彼此爱促狭,这大约是个传统了。无锡人倪云林把石头点化成了艺术,苏州人心里有点酸,于是编排了一段发噱的掌故:

  说元末,姑苏城天如方丈要修葺寺里一座废园,请了大画家倪云林来设计图样。倪云林转悠时,瞄上了看门大白鹅,那只鹅特神奇,红掌拨清波,他立马挥起大笔,活灵活现跃然纸上。方丈大喜,把鹅割爱送给了他。

  翌日,方丈去问倪老师讨画纸,刚一进门,一股奇香扑鼻,只见倪云林手拿一只鹅腿大嚼,散落一地鹅毛鹅血。原来,嗜鹅成癖的他,用蜜拌酒涂满鹅身,以葱盐填实鹅腹,稻柴火缓缓烧三小时制成蒸鹅,又嫩又香。方丈满心不悦,倪云林却哈哈大笑,“江南呼鹅作白乌龟,如今我吃了这鹅,沾了仙气啦,不信你看我的画纸如何?”方丈转头一看,目瞪口呆,忙让工匠照着图纸堆砌,这才终成一代名园狮子林。

  戏谑归戏谑,其实,若对这位大画家稍知雪泥鸿爪的话,便自然明白这典故的真假。

  倪云林何等人物?从古至今洁癖第一人。莫说执鹅腿大啖这般粗俗腌臜了,他每天光洗头就要换水十几次,穿上衣服要拂振十多次才作罢,两个书童轮班给他擦拭文房四宝,不能沾一丝尘埃。

  比较可信的是掌故中蒸鹅的细致工艺,颇得倪云林的真味。清代美食家袁枚《随园食单》中就记载了这种做法,名之为“云林鹅”。这是一个真正小资的人物,“富二代”出身,从小浸淫于琴棋书画,饮食起居无不讲究非常。

  他曾自创一种“莲花茶”,在早饭之前,日升之初,寻那刚刚展蕊的莲花,用手轻轻拨开,把茶叶填在其中,再用麻丝扎紧,等到第二天早上,连莲花一起摘下,取出茶叶,用纸包好晒干。如此重复三次,才得香味馥郁的“莲花茶”。

  一次,一位徐姓好友来做客,倪云林破例留宿,但辗转反侧怎么也不放心。此时,听见客人微微咳嗽一下,倪心中“大恶”,第二天,忙命仆人去找痰迹,仆人遍寻不着,无奈之下拾了片有斑痕的枯叶,说是找到了。倪云林掩鼻闭目,忙令扔到三里以外去。

  正是因为太爱干净了,倪云林几乎很少沾染女色。难得一次,他看上了著名歌伎赵买儿,可疑心她身体不干净,令其沐浴更衣三四遍,结果“东方既白,不复作巫山之梦”。

  其实,倪云林的洁癖,不仅仅在生活上,他所鄙弃的是整个红尘俗世。倪家原是无锡梅里富户,但他弃宅逃遁,浪迹江湖,参禅礼佛,半道半僧。倪云林画艺极高,随性挥洒,但决不为卖钱附势而作。他的画作在明朝,“江南人家以有无为清浊”,可见轻重。

  元末,张士诚偏安江南,俨然半个皇帝,他弟弟张士信听闻倪云林大名,派人重金索画,倪云林一点情面不留:“倪瓒不能为王门画师!”张士信大怒。倪云林一次泛舟太湖,正巧撞到了张士信。素有洁癖的倪云林,躲在芦苇丛中还不忘点上龙涎香,终被张士信捉了去,狠抽几十鞭,倪云林咬紧牙关,不哼一声。旁人问他为何不出声,倪云林道:“一出声,便俗了。” (苏广)

标签:云林;方丈;狮子
责编:索士心
上一篇
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