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020170515353439080450.jpg
天下大足 福满人间
2019-06-04 15:30:00  来源:华龙网  
1
听新闻

  千手观音造像

  华严三圣造像

  市级非遗“龙水小五金锻打技艺”

  非遗项目中敖火龙

  盛开的太空荷花

  鸟瞰龙水湖

  叠峦的玉龙山

  大足始建于唐乾元元年,昌州府治所在地。因母亲河“大足川”(今濑溪河)而得名,取意“大丰大足”。自古以来,大足文化昌盛,山水秀丽,是游人向慕之地。

  ——唐朝以来,大足人世代传承,千锤百炼铸就了千年不衰的“大足五金制造”;

  ——南宋一代智宗赵智凤在宝顶山“开山化石”七十年,留下了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——宝顶山石刻;

  ——“青袍白马翻然去,念取昌州旧海棠。”大足人广种海棠数百年,昌州香海棠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乡愁……

  文以化人,日新其德。一代代大足人发扬“开山化石、励志图新”的人文精神、“坚韧不拔、精益求精”的工匠精神,让大足这座文化名城源远流长。

  从石刻故里、五金之都、海棠香国,到中国优秀魅力城市、魅力文化景区、魅力乡村旅游目的地,大足“天下大足,福满人间”的魅力正精彩绽放。

  石刻手绘卷 走进联合国

  1999年12月1日,摩洛哥马拉喀什,大足人郭相颖带着20米长的手绘画卷走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23届会议,将大足石刻介绍给全世界。

 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——大足石刻的重要组成部分,宝顶山石刻是南宋大足僧人赵智凤耗时70余年,在宝顶山主持修建的石窟造像群。大足境内石刻造像共有5万多尊,最高达20米。宝顶山大佛湾造像规模宏大,这里一龛一窟,前后相续,首尾相连,整个佛湾好似一幅恢弘壮阔的宋代风俗画卷。因此,大足石刻被誉为我国石窟艺术史上最后一座丰碑。

  然而,大足石刻千百年来一直埋没于荒野衰草间。1974年,38岁的郭相颖被调到原大足县文管所工作。当时,这些漫山遍野的石刻并不为外界所知。郭相颖酷爱绘画,他被这些古老的精美造像所吸引,便开始一龛一窟地描画佛像,为它们“建档”。

  十年间,郭相颖完成了一幅20多米长的手绘画卷,上面包括了大足石刻宝顶山和北山所有重要的石窟造像。大足石刻并不像敦煌莫高窟、云冈、龙门那么知名,但在郭相颖等人的努力下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许多人渐渐慕名前来。

  从1982年开始,郭相颖任原大足石刻博物馆馆长10余年,大足石刻也得到了迄今为止最系统的学术研究和科学保护,他成功地具体组织了大足石刻申报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工作。郭相颖主讲的80多集视频文献《郭相颖品石刻》点击量突破800万人次。

  “清晰记得每一组石刻造像,还能绘声绘色地讲出每一组造像的故事。”就在世界遗产大会上,郭相颖的手绘画卷打动了与会者。“最后会议表决通过,大足石刻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。”

  赵智凤是以孝闻名于世的一代高僧。在其规划的石窟造像体系里,他精心设计了以孝为主线的龛像。整个大足石刻集中体现和承载了中华民族忠孝、诚信、礼义的核心价值理念,其修心倡廉思想在大足的石雕、铭文中随处可见。

  大足区抓住大足石刻蕴涵的孝道、廉洁文化元素资源优势,成立“大足石刻廉洁文化挖掘及运用领导小组”,初步挖掘整理出“遵纪守法、忠诚爱国;净而不染、觉而不迷;知恩报恩、节欲正行;严于律己、清白做人”等文化精髓,编写成《警世图语——大足石刻廉洁文化读本》,拍摄《幸福的密码—大足石刻》宣传教育片,作为干部群众廉洁教育的“活教材”,提升干部群众思想觉悟、道德修养和精神境界,着力营造“山清水秀”的政治生态,赋予了千年石刻文化新的时代内涵。

  上千度高温 五金显“绝技”

  “铁锤叮当响宝顶,百炼匠具忙龙水。”大足龙水被称为“中国五金之乡”。

  大足五金缘起于晚唐。当时,国力极度衰弱,昌州刺史韦君靖为保境安民,在龙岗山建永昌寨,贮粮屯兵,并在寨内修建寺院,开龛造像。同时他集聚邻近巴岳山的煤、铁及匠人等资源,在水陆交通方便的龙水镇大规模生产戈、矛、刀、箭等冷兵器。可以说,韦君靖开启了大足冷兵器制造和开凿北山石刻之端,成为大足的双“鼻祖”。

  到了南宋,赵智凤在宝顶山“开山化石”七十年,无疑带动了兵器传人转变思路,大力开发铁锤、铁锹、雕刻刀、斧子、铁锯、木工刨刀等工具。

  公元1258年底,蒙哥大军兵锋直指重庆,宋蒙两军在合川钓鱼城鏖战长达36年。作为大后方,大足铁器工匠昼夜炉火熊熊,赶制弓弩,百炼刀枪,特别是针对蒙军盔甲,创新研制出长而厚的金属弓弩箭头,增强了破甲能力,给予守城军民强力支持,凸显了大足冷兵器的神功威力……

  打兵器、打菜刀、打剪刀、打锄头、打火钳、打锅铲……大足五金历经战火与岁月的淬练,一“打”就是1100多年,打出了极具重庆地方特色的产业集群和“中国西部五金之都”,产品还“打”向了世界各地。

  大足五金为何千年长盛不衰?市级非遗“龙水小五金锻打技艺”代表性传承人邓修建揭秘,一是得益于父传子、师带徒、兄带弟、夫带妻的世代传承,以及代代坐商、行商的四方传播。邓修建称,他们“邓家刀”已相传五代人;二是得益于匠人千锤百炼造就出的优良品质。如菜刀,具有背厚、堂空、口子薄、经久耐用的特点。

  所谓千锤百炼,就是“锻打”工艺——将铁金属加热升温1000℃以上,匠人反复红打冷锤,增强材料的硬度和韧性,提高产品的耐磨和耐冲击性。据介绍,几十年前,龙水曾良成生产的“宁安”小刀,可以将新二百铜板一刺便穿,并且连刺十余个铜板刀尖不弯不断。在菜刀没有标准的年代,有“连砍20只兔子脑壳刀口不卷”之说。

  “‘邓家刀’的特色是锻打。”年近八旬的第三代传人邓孝文介绍,传统锻打的诀窍是要观其形,听其声,眼疾手准。淬火要“火眼金睛”,恰到好处。热处理凭经验掌握钢铁“脾气”。

  随着科技进步,大足锻打技艺日渐式微。但“邓家刀”第四代传人邓修建、邓修清、邓修举三兄弟不离不弃,捍卫和光大着这项技艺。

  “邓家刀”保留传统又不固守传统。十年前,邓修建将手工粗磨工序改为机械加工,将千年传统锻打技艺与现代磨削设备的结合,生产效率提高10倍以上。随后,他研究的《锻打不锈钢刀磨削工艺》,将刀坯由人工表面磨削提升为机械化磨削技艺,解决了传统刀坯冲压和锻打出现的厚薄不一问题,并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授权。

  近10年来,“邓家刀”创新研发出《锻打刀自动抛光工艺》《锻打不锈钢刀沙带水磨工艺》等3项国家发明专利;同时研发出《锻打夹层菜刀》《锻打刀坯用磁性自动砂带磨削机》等7项实用新型专利。推出了四个大类5个系列近100个产品。

  “炉火熊熊叮当响,家家户户打铁忙。”大足五金产业历经千年发展,已成为二十多万人的衣食之源,更淬炼出“坚韧不拔、精益求精、锐意创新、至臻完善”的五金文化内涵。

  雅兴填词 点赞龙水湖

  “礼佛未登宝顶,随缘先访龙湖。当年人力现鸿图,高山潜水库,大海接天都。舟入琉璃世界,波光上下清虚。主宾相对了无殊,胜因逢佛诞,妙意契真如。”

  1988年,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面对风光旖旎、烟波浩渺的大足龙水湖,欣然填词《临江仙游龙水湖》。

  大足地势突兀盆中,地面水入境不足10%,几乎有出无进。自宋朝以来,各种自然灾害以旱灾居首。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,水利设施建设对大足尤为重要。

  1958年10月,大足动员组织10万劳动大军,掀起大修水库高潮。1958年12月,龙水湖在玉龙山下开始建设,次年7月竣工蓄水,1960年春灌发挥效益,是如今龙水镇一带居民生活用水的重要来源。龙水湖水域面积、库容相当于四个杭州西湖,因此又被誉为“大足西湖”。

  龙水湖被称为西湖,并非只是体量大。龙水湖港汊纵横,湖中108个岛屿点缀其中。湖中小岛如困牛、如爬龟、如游龙,有的突兀、有的坦荡如砥,有的如绿色的地毯。岛上松林蔽日,山水相映,百花争艳,幽静秀美。白鹤、野鸭、鸳鸯等20多种珍禽栖息于岛上,翩然欢飞于湖面,一派野趣盎然的天然风光。

  山绕绿水、水环小岛、夹岸修竹,真是“船行碧波上,人在画中游”。

  作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,龙水湖还凝结了大足一代又一代水利人的汗水与辛劳。

  80岁的张理亨,是主城区南岸人。1961年,24岁的张理亨应聘来到龙水湖水库管理所西湖鱼场。也在这年,同住南岸,18岁的王芳珍来到龙水湖工作。

  美景怡人,伊人动心。一群各地来的年轻人汇聚于龙水湖畔,种地养鱼,挥洒青春。龙水湖作证,张理亨、王芳珍的爱情也在这山水之间悄悄萌芽,落地生根。结婚后,夫妻俩有多次返回主城的机会,但他们都选择留在龙水湖、建设龙水湖。

  张理亨在龙水湖自学织网、划船,负责鱼类渔业养殖工作和水库的水利综合经营管理,直到1997年退休。

  父亲退休了,儿子张锐又坚守在了龙水湖。1998年,龙水湖除险加固工程启动建设。那一次,张锐前前后后忙了3个月,吃住都在龙水湖。

  2011年,大足设区后组建了“重庆市大足龙水湖国际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”,大力推进龙水湖景区提档升级。2015年10月1日,龙水湖国际旅游度假区开园迎客。

  湖水清澈、水天一线,森林翠绿、群鹤飞舞。一转眼30年过去了,龙水湖早已蝶变。假如赵朴初再次徜徉于如今的龙水湖,目睹山水风光,他又会填上怎样的新词呢?

  呵护玉龙山三十八年如一日

  巍巍巴岳山,地处大足、永川、铜梁之间。在大足境内,巴岳山叫玉龙山,从西南向东北延伸,绵延数十公里,奇峰耸立,满目叠翠,是国家级森林公园。

  1981年,24岁的陈仲伦顶替父亲,成了玉龙山西山林场一名林业工人。

  玉龙山有52株桫椤、539株桢楠。刚参加工作,父亲告诉陈仲伦,桫椤树与恐龙化石并存,是已经发现唯一的木本蕨类植物,极其珍贵,堪称国宝,有“活化石”之称。而桢楠,又名楠树,有香楠、金丝楠、水楠等种类,其木材坚硬,价格昂贵,多用于造船和造宫殿。父亲叮嘱他,一定要像保护生命一样呵护好玉龙山的这些宝贝。

  “觉得肩头的担子有点重。”年轻的陈仲伦没想到玉龙山拥有这么珍贵的树种,一下子感受到了父亲工作的不平凡。陈仲伦说,“我决心像父亲一样,保护好这些树、守护好玉龙山。”

  1983年的一天晚上,陈仲伦与工友一起巡山。两人走进漆黑的山林,陈仲伦发现前方两百米的杉树下有一个黑影像在拉锯子。他冲过去一把抓住盗伐的人,压倒在地上。哪料对方身材高大,翻身过来将陈仲伦压在了身下,并用手掐住他的脖子。生死关头,工友赶过来救了陈仲伦。

  多次面对盗伐林木的行为,陈仲伦总是冲锋在前;每到天干气燥的日子里,他在山上日夜巡逻防火;病虫害肆意危害树木时,他又背着15公斤重的机器和药粉穿山越岭灭虫。

  后来,陈仲伦因工作出色、为人踏实,调整到桫椤园管护站担任站长。管护站6个人,管护着1万多亩林地。陈仲伦一人就管护了2000多亩林地。

  38年来,陈仲伦用生命守护住的这一片森林越发茂密。景区桫椤、桢楠、水杉、银杏等国家重点保护植物保护完好,愈发生机勃勃。2000年,大足成立玉龙山桫椤园自然保护区,开始接待游客。

  在保护珍稀树种同时,陈仲伦还坚持植树造林。水杉、松树、水东瓜……他种下的树已经累计超过10万株。

  如今,陈仲伦当年种下的小树苗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,一座座石山秃岭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林海。陈仲伦也犹如一棵大树一样,将自己的根牢牢地扎进了玉龙山。

  在陈仲伦与工友们的守护下,玉龙山生态环境不断改善,林中楠木、松树、柏树、杉树、水东瓜等树木达百多种,山鸡、野山羊、野兔子、野猪等动物不断出现。现在,玉龙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已建成集度假观光、游憩娱乐等多功能的综合性生态型森林公园。

  太空上育种 农民第一人

  2005年8月2日下午3点30分,酒泉卫星发射中心。150克约100粒、12个荷花品种种子搭载我国第21颗返回式科学与技术试验卫星升空。

  这些种子的主人是大足区宝顶镇慈航村农民罗登强。66岁的罗登强,早在1997年就开始创办观光农业园“荷花山庄”,荷花种植面积达到580亩、品种520余个,同时突出莲荷文化,打造了古色古香、富有诗情画意的园林莲荷景观,吸引了大批中外游客前往参观,先后有5万株各类品种的荷花出口到法国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泰国等国家和地区。

  “2000年过后,原来培育的荷花品种出现不同程度的退化。”罗登强发现,这影响了荷花景区的发展,削弱了市场竞争力。同时,原有的荷花季节性太强,秋冬时节整个园区冷清,游人稀少。2003年,罗登强了解到太空育种可以大大改善种子品质,能培育出一年四季花开不败的新品种荷花,就萌发了搞太空育种的念头。

  经多方考察论证,罗登强最终与有关方面达成协议,进行航天育种。他计划投入约400万元,用5年时间将300个品种的3000粒荷花种子送入太空试验。

  太空育种投入大、风险大、周期长,一般都是大型的集团和科研单位组织实施,即使个人参与也要依靠一些大的单位,像罗登强这样纯粹以个人财力搞太空育种的农民,当时在国内还是第一个。

  通过实践检测,从太空下来的荷花种子显示出了其顽强的生命力和明显变异特征。首批太空种子播种4天后就发芽,比普通荷花种子的发芽期缩短了3天。其中大洒锦荷花品种开出了红、黄、白、绿、紫、青等9种颜色,而常规荷花种子最多开至5种色。

  2006年9月9日下午3时,还是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,罗登强的40颗太空荷花二代种子和110粒原一代种子,再次搭乘我国自主研制的第一颗“实践八号”育种专用卫星飞向太空,开始15天的“太空之旅”。

  罗登强个人投资连续5年进行太空育种轰动全国,“大足荷莲太空育种”的知名度、美誉度与日俱增,拉动了荷莲产业的发展,带火了荷花山庄及周边的乡村旅游。

  太空荷花、太空荷花宴、荷花荷叶茶……现在,整个荷花山庄面积达1560多亩,荷花品种有500多个,成为重庆地区的避暑胜地。新研制成功的荷花荷叶茶年产量将扩大到50吨以上,实现销售额1000多万元。同时,整个大足的荷莲栽培面积将新增1万亩以上,达到6万亩。

  本版文图由大足区委宣传部、大足日报社提供(图文由华龙网提供)

标签:大足;文化遗产
责编:梅源
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