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江苏文旅产业如何应“运”而生
2021-12-03 11:55:00  来源:新华日报  作者:周娴  
1
听新闻

悠悠运河,传承千年。大运河,从历史深处走来,正走进一个文化需求高速增长、文化发展拉动经济发展的新时代。

近年来,江苏运河沿线城市不断创新探索,激活“运河新生”:城市繁华因“运”而兴,历史遗存随“运”焕新,文旅产业应“运”而生。从东方泛白到星空璀璨,在江苏运河畔,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关于运河的“新故事”……

6:00 漫步最美步道,

以运河为“线”串景成链

清晨,沉寂了一夜的运河,随着初升的太阳缓缓苏醒。

无锡梁溪区环城古运河慢行步道,迎来了很多打卡的市民和游客,老人相偎闲坐,年轻人跑步遛狗,顺着这条11.8公里的最美环道,运河公园、西水墩公园、体育公园、南禅寺、业勤纱厂遗址、北仓门艺术中心、清名桥历史街区等城市风景尽收眼底。

不只无锡,以运河为线,串景成链,已成为江苏很多运河沿线城市的特色。

初秋的运河三湾风景区,一河波光潋滟,两岸叠翠流金,银杏、乌桕、水杉竞相挺立,凌波桥、剪影桥与风景融为一体。

2020年底,扬州运营的运河“水上巴士”将沿线的人文景点和千年古刹串联了起来。河道曲折的古运河三湾段,给游客带来了别样体验。据介绍,从东关古渡到三湾景区的这条线路,每天都处于爆满状态,推动了扬州全域旅游的发展。

大运河苏州段,北起望亭镇五七桥,南至油车墩,运河水途经苏州城,经山塘河、上塘河、胥江,进入环古城河,后通过阊门、盘门,与苏州城内水网连通。

记者从苏州运河办得知,今年年初,苏州正式打造“吴门望亭、浒墅关、枫桥夜泊、平江古巷、虎丘塔、水陆盘门、横塘驿站、石湖五堤、宝带桥、平望·四河汇集”等运河十景,串联江南水韵,激发大运河文化带活力。

淮安则以水为脉,融南汇北,宏伟矗立的国师塔,承载历史的记忆馆,见证辉煌的漕运总督府,串连成线,人们在此闲庭信步、话家常、听小戏,泛舟河面,自在悠闲……

“大运河是带状的巨型活态遗产,将开发景区与传统景区作为线性或带状遗产链整体推出,能突出大运河独有的文化底蕴。”无锡文化发展改革处谢记科以无锡为例说,“古运河抱城而过,无锡的步道环通实现了‘船在水中游,人在岸上走’的水岸互动,游客更能直接感受到古运河的风光。”

谢记科透露,目前,无锡运河沿线已经历了清淤截污、驳岸修复、绿化亮化等多轮改造提升,后期,慢行步道沿线还要将清名桥、南长街、南禅寺、小娄巷、崇安寺以及东林书院、钱钟书故居等人文景观“串珠成链、闭合成环”,从整体上增强城市的历史纵深感,打造东西走向的旅游环线,促进文商旅的发展。

9:00 盘活文物资产,

运河文化主题场馆兴起

天清气朗,阳光普照。

清名桥的祝大椿故居内,亭台楼阁被布置成小型表演场地,游客们坐在石凳上泡壶茶,听听戏,感受锡剧、江南丝竹、古琴等非遗之美。

这座建于清末的老宅原本少有人问津,如今变成传统戏曲音乐博物馆,焕发出新的生命力。

独特厚重、不可复制的工业遗产,是无锡一张特殊的文化名片。刚修缮不久的中国民族工商业博物馆,位于茂新面粉厂旧址,原有的厂房、制粉车间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建筑,“我们在展陈的同时,最小化干预,将工厂原貌原汁原味保留下来,开放一年,已接待5万多名游客。”博物馆负责人对记者说。

记者从无锡市运河办了解到,今年无锡将继续活化利用工业遗产,因地制宜改造利用老旧厂房和设备,加快发展文化创意、科技研发等高附加值产业,打造以中国民族工商业博物馆、中国乡镇企业博物馆为代表的近现代工业遗产博物馆群。

“无锡运河沿线有20多家工业遗址,有类似茂新面粉厂旧址这种民族工商业的,类似压缩机厂这种国营工业类型,还有以春雷造船厂为代表的乡镇工业类遗址,”无锡市政协研究室原主任汤可可认为,这些工业遗址较为零散,可以设计一条教育研学线路,进而形成大运河区域文化的标识。

位于扬州三湾古运河畔的中国大运河博物馆,被称为大运河的百科全书,也是盘活文物资产的典范:博物馆汇集了运河主题的古籍文献、书画、碑刻、铠甲、陶瓷、镇水剑、木筏舟船等文物展品1万多件,取自河南开封附近一段长25.7米、高8米的老汴河剖面勾勒出从隋唐至明清的地层;取自镇江55吨的船型墓代表了“唐朝人的浪漫”,取自宜兴市凤凰村的南宋馒头窑反映古代运河沿线发达的手工业……

大运河的发展利用,不仅要保护传承工业文明和非遗,也要让历史建筑重焕生机,“专注于特色,充实陈列内容,渗入动态沉浸式体验,进而打响品牌。”汤可可建议,运河文化要与生活、产业交融,共筑“全域没有围墙的博物馆”,才能更好满足群众需求。

12:00 一桌运河盛宴,

尽揽江苏运河城市风味

到了午餐时刻,“舌尖上的运河”同样值得期待。

运河之水贯通江苏八城,食材得以流通,烹饪工艺得以交流。

无论是慢生活里的一碗文思豆腐,还是赶早上班时的一份火烧,抑或闲谈慢聊时的一份赤豆元宵……

扬州美食自诞生起就是各大宴席的主角。尤其是始于春秋,盛于明清的淮扬菜,素有“东南第一佳味,天下之至美”的美誉。

历代皇帝多次巡游,各地盐商与扬州商贾往来,也对淮扬菜的发展、延续起到历史性的作用。4月18日,世界美食之都扬州正式授牌,更为“硬核”的扬州美食擦亮了金字招牌。

苏州澹台湖大酒店集结了运河流经城市最特色的食材,创新推出“江苏运河宴”:苏州的牡丹双虾、淮安的文思豆腐、常州的天目鱼头、徐州的果香牛肋、扬州的蟹粉狮头、宿迁的泗阳膘鸡、无锡的三凤桥酱排、苏州的白什盘、金银如意和鸡油菜心。每一道料理,运用到运河城市的当季风味,给人以味觉和视觉的双重享受。

“美食文化是运河文化中最生活化的一面”,苏州玉屏客舍会议中心总经理袁伟放呼吁,以菜为媒,深入挖掘运河内涵。

这些年,除了传承定胜糕、酥油饼、乌米饭等非遗美食,她还把沿岸的鱼米稻香镶嵌进运河文化。

今年年初,苏州发布“运河十景”规划,会议中心随即推出了“运河十景宴”,每道菜根据景点和时令设计。

比如,横塘驿站是京杭大运河沿线为数不多的水陆两用驿站,工匠们将陆上莴笋、冬笋以及咸肉搭配水中莼菜精心炖煮,鲜香可口。

浒墅关镇物阜民丰素有“浒墅八景”,工匠们与传统美食“水八仙”关联,从荷塘取物,使用茭白、莲藕、水芹、芡实、茨菰、荸荠、莼菜、菱炒制而成,再用浒关草席进行铺垫。

盘门古称蟠门,工匠们从“蟠”字中获取灵感,将富含苏州特色的松鼠小鳜鱼制成“蟠龙”模样,同时又有水陆的寓意,构思精巧。

14:00 5G+VR+游戏,

互动沉浸式体验大运河

午后的阳光尚有些炙热,不妨寻一处阴凉,解锁“运河游戏”。

在扬州大运河博物馆内,5G、VR、球幕、环幕等“黑科技”给人以沉浸式体验。

行至运河边,两岸繁华的街景映入眼帘,酒肆、戏台、胭脂铺、餐馆……一条主街以真实的视觉、触觉、味觉、嗅觉体验,再现运河两岸的历史场景和真实业态,带观众穿越唐、宋、明、清,一眼千年。

展厅里的沙飞船,也令参观者身临其境。置身船头,千百年的运河美景尽收眼底。碧波拍打着船舷,样式不同的船只沿河而行,纷至沓来,展现了不同时期大运河的船舶和漕运文化。

在运河博物馆内,还有个“密室逃脱”游戏——“大明都水监之运河迷踪”,游戏里融入了古风和二次元的风格,参与者可以了解到大运河历史沿革、水工科技等。

“密室逃脱”游戏的打造者郑晶深耕博物馆领域,她对这样的设计有自己的理解,她说,相较于商业“密室逃脱”寻求刺激等特点,运河博物馆“密室逃脱”更注重教育功能,游戏中,参与者只有正确掌握运河里帆船的操作方式,才能通过。

郑晶认为,现在博物馆的受众以亲子家庭、青少年等群体为主,而沉浸式体验、“密室逃脱”等游戏,在青少年圈子里很“火”,应该多培育一些以实践体验为契入点的产品,激发他们兴趣,实现教育的目的。

18:00 “运河+”,戏剧与影视齐飞,

书香溢满河畔

入夜,运河水轻轻拍打着岸边,月影婆娑、树影摇曳。

暖黄色的灯光穿过“上河书房”的书架,从古色古香的窗户透出来,衬得夜晚宁静祥和。

“上河书房”是镇江首家24小时城市书房,位于古运河畔的余福里文化街区,由镇江市图书馆与城建集团合作共建。夜游的人们,走累了,到这里,捧上一本书,拥抱最纯粹的阅读享受。

从西津渡口,沿着古运河,自南向北,便到了扬州运河三湾。文昌西路明月湖北岸的运河大剧院里,传出了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舞剧《朱自清》的曲调。

运河大剧院今年4月试运营,7月正式对外开放,从试运营到现在,已举行演出50多场,累计接待近4万人。

扬州运河文化投资集团负责人乔国军表示,这是扬州市政府投资最大的文化项目,当年,京腔经运河南下会演,徽班从扬州登船北上,古代扬州几度成为全国戏曲汇集之地。为了更好传承戏曲,运河大剧院为评话、扬剧等扬州曲艺量身定制了曲艺剧场。而今,运河大剧院致力于为艺术家打造表演和交流平台,为公众提供一流的艺术欣赏和文化休闲体验,成为城市文化新地标。

以旅彰文,还需要IP的开掘。“四水穿城”“九省通衢”的淮安,聚焦文旅融合,探索文化产业新模式,打造了中国漕运城电影小镇。记者从淮安文旅集团获悉,该电影小镇通过打造运河水都、江湖人家、电影大道、天下粮仓四个板块,展现淮安“南船北马、码头文化、总督文化、漕船制造、淮扬菜系、非遗市井、漕运江湖”等地方特色,以电影小镇为平台,吸引影视剧组、明星、网红、知名娱乐节目落地淮安。

把脉运河产业:

尚在“做珠”阶段,“串珠”需破政策壁垒

近年来,如何更好地挖掘大运河产业,成为诸多运河沿线城市机遇之所在。作为起源最早、段落最长、网络体系最完善、沿线城市最多、运河文化最完整的大运河江苏段,该如何把握好运河文旅的商机?

扬州大学中国大运河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杰提醒,打造“千年运河”品牌的大运河旅游带,既要“做珠”也要“串珠”,既要挖掘各具特色的大运河文旅资源,也需要沿线各省市的联动。

“目前江苏仍处于‘做珠’阶段”,黄杰认为,串珠需要政府搭建合作平台,或者搭建以利益共享为前提的市场合作平台。“这些年有些比较好的尝试和探索,但总体来说,还是形式大于内容。”

记者了解到,2014年,运河沿线18个城市旅游部门组成的京杭大运河城市旅游推广联盟,倡议打造世界级精品旅游线,不过,后期并无实质性动作。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牵头的运河城市精品景区合作机制,也是非常好的平台,但目前成员较少,加上疫情的影响,机制发挥作用有限。

黄杰指出,大运河沿线研学也是很有潜力的资源,有省市级的文旅部门尝试规划运河主题的旅游线路,但在线路开发、运营管理、基地建设以及保障服务等方面还需进一步完善。

在无锡市政协研究室原主任汤可可看来,目前,运河城市文旅协同发展机制尚未成熟,统筹规划也不够。他建议不妨以传统技艺与旅游结合为契入点培育旅游品牌产品,比如说苏州段,除中国昆曲博物馆、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、常熟古琴艺术馆等专技博物馆之外,还有桃花坞木刻年画、苏绣、“碑刻传拓”等一大批特色技艺,可以将这些与大运河旅游业相结合,拓展运河旅游品牌的影响力。

标签:大运河;文旅;江苏
责编:蒋丽
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