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020170515353439080450.jpg
走进唐诗宋词里的春天
2019-03-15 09:12:00  来源:新华日报  
1
听新闻

  流韵

  乍暖还寒的日子里,漫步甲天下的苏州园林,看到细柔无骨的柳条泛出一抹娇嫩绿黄,陡然想起《牡丹亭》里的一句,“不到园林,怎知春色如许?”

  曾在江南担任过一方父母官的“文章太守”白居易,回到北方洛阳后,对江南的春天仍神往不已,一首《忆江南》就开门见山、毫不吝啬赞颂: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”白居易记忆里的江南春景,那江花红艳火火,江水绿波粼粼,绚丽夺目且层次分明。

  诗仙李白笔下的江南春色更为大气磅礴。他在长江边为好友孟浩然饯行,联想到繁花似锦的富贵销金之地——扬州,大笔一挥,写下了脍炙千古的《送孟浩然之广陵》: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”一句“烟花三月”,成了江南春天的最佳代言词。

  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,爱情的种子也悄然生根发芽,大唐少女薛涛送来她那首情意绵绵、渴觅佳偶的《春望》:“花开不同赏,花落不同悲。欲问相思处,花开花落时。揽草结同心,将以遗知音。春愁正断绝,春草复哀鸣。风花日将老,佳期犹渺渺。不结同心人,空结同心草。那堪花满枝,翻作两相思。玉簪垂朝镜,春风知不知。”读来令人辗转反思,如痴如醉。

  多愁善感的文人,笔下多带伤春、悲春之意。陆游走进春色烂漫的沈园,偶遇昔日爱侣唐婉,春景依旧,却物是人非,诗人悲怨愁苦难以言状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当下题词《钗头凤》:“红酥手。黄滕酒。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。欢情薄。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错错。”在他的眼中,原本和煦的春风也成了一阵恶风,吹散了他和唐婉之间的美满姻缘。

  诗圣杜甫一首《春望》,摒去了儿女情长春之哀思,境界更为深宏壮阔。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”经历了安史之乱,国都沦陷,城池残破,帝都之春亦失去了往昔烟柳明媚与游人迤逦的光彩,留下的只是颓垣残壁和荒芜萧索,一个“破”字使人触目惊心,一个“深”字令人满心凄然。花无情却有泪,鸟无恨而惊心,诗圣移情于物,睹物伤感,一股忧国忧民的黍离之悲跃然纸上。

  同遭国破家亡的李后主,因身为君王,春愁忧愤更甚常人,吟道:“风回小院庭芜绿,柳眼春相续。凭阑半日独无言,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。 笙歌未散尊罍在,池面冰初解。烛明香暗画堂深,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。”在一幅生机盎然的春光图里,氤氲着词人追昔抚今的愁怨痛悔,“半日独无言”更胜千言,“满鬓青霜”哀怨至极,全词借伤春以怀旧,借怀旧以发怨,借发怨以泄痛,这首绝命词《虞美人》,让一代词帝的生命里从此不再有春天。

  同样身为君王,大唐开国之君李世民的春之诗豪情奔涌,不同凡响。他在率师平定关东割据势力后,淋漓挥洒下一篇《还陕述怀》:“慨然抚长剑,济世岂邀名。星旌纷电举,日羽肃天行。遍野屯万骑,临原驻五营。登山麾武节,背水纵神兵。在昔戎戈动,今来宇宙平。”这首诗读来奔腾壮阔,正是大唐盛世的呐喊,贞观之治拔锚起航,盛唐的春天也即将到来。

  “推翻历史三千载,自铸雄奇瑰丽诗”,一代伟人毛主席的写春诗词不同凡响,他给春天赋予了一个全新的立意。《七律二首送瘟神》诗云:“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。红雨随心翻作浪,青山着意化为桥。天连五岭银锄落,地动三河铁臂摇。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明烛照天烧。”春风杨柳、红雨青山,似都有了灵性,因“六亿神州尽舜尧”,连血吸虫这样的瘟神都无处容身,天上地下,一片光明,红绿相映的春意里头,映衬出一幅希望的画卷。这首春景诗情怀之博大,堪称“经纶外,诗词余事,泰山北斗”。申功晶

标签:唐诗宋词;春天
责编:梅源
上一篇
下一篇